U-MICRO 优创V微课商学院
优创V微课 您的学习专 家 个人移动商学院
 
马云、俞敏洪、雷军等商业大咖“十人看十年”畅想未来
来源:优创微课作者:U-MICRO网址:http://www.ycwk33.com

 

本报4月23日讯(记者 王端鹏张硕)今天下午,2016中国绿公司年会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十周年专场——“十人看十年”论坛在山东会堂举行。柳传志、郭广昌、刘永好、王玉锁、李东生、俞敏洪、田溯宁、刘积仁、贾跃亭、马云等商业大咖畅想未来10年。

   随后,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、教授钱颖一和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、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项兵发表了主题演讲。
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、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
柳传志

《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的对接》
  未来十年对人类影响最大的技术创新将是人工智能的发展,
  而且不止于人工智能的发展,应该是人工智能和互联网、社会产业、工业、军事等领域的结合,这些结合产生的影响令人难以想象。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加强人工智能的投入和研究,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企业层面,都要加强起来,甚至可以通过并购国外的先进项目,实现快速提高。
新希望集团董事长、民生银行副董事长
刘永好

《未来,与世界共享美好》
 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,
  当年和我一起在北京开会的人,现在所剩无几。有人说民营企业各领风骚三五年,做企业难,做民营企业更难。新希望希望通过努力让养殖散户组建家庭农场,一年差不多有20万元收入,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。我们不但发展了,而且转型了,从销售生产饲料变成了为养殖场服务的服务商。
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
李东生

《中国经济全球化和中国企业国际化》
  中国出口可能很难保持相当高的增长率,但依然是增长的。十年以后,按照一个增长率来算,GDP应该可以达到19万亿美元。如果按照GNP来算的话,加上中国企业国际化带来的贡献,我们GDP增长肯定会超过这个数,中国GDP在全球比例会达到18%左右。另外,在技术创新能力方面将会有一个大的提升,中国企业核心竞争力将会达到一个新的水平。
宽带资本董事长、亚信集团董事长
田溯宁

《客户的运营商》
  未来的企业形态都会从一个产品的生产者,
  变成客户的运营者。未来运营商的特征是永远在线,要永远记录下来为谁服务,提供什么样的服务,能够时刻感知在不同情景下各种各样反馈的数据。在最重要的事件,能够感知客户的状态,在感知的同时能够预测未来的需求。在关键的时候给客户提供需要的服务。
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、CEO
贾跃亭

《生态经济重构全球经济格局》
  未来十年互联网生态模式将会取代专业化分工的模式。生态就是多物种之间能够相互生存、密切协调、共生、共赢、共享,同时不断创造新元素、新物种,给社会带来源源不断的新价值。通过三十年的努力,中国拥有最强大的制造能力和一定的技术研发能力,中国企业能够利用得天独厚的优势,创造出非常好的价值。复星集团董事长
郭广昌

《打通客户与制造,C2M带来的改变》
  制造领域最大的趋势就是要与客户无缝对接,这种无缝对接并非是直接把产品销售给客户,而是要最快地响应客户需求,或者客户的需求能够直接反映到制造过程里。移动互联网要渗透到整个供应链,渗透到整个制造过程,这才是未来。其实这些都要基于数据,这些数据包含两个方面,一要有数据的来源,二要有数据的加工能力。
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
王玉锁

《能源未来发展趋势》
  要不断完善现代能源体系,从结构上注重清洁能源的发展。未来十年,最好的能源是可再生能源和气体能源两种。太阳能、核聚变、核裂变、生物能源都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。未来分布式能源将占很大比例,而分布式能源的发展一定会促进装备制造业、机电产业等产业的发展提高。所以,现代能源体系一定会在未来国民经济发展中起大作用。
新东方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、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
俞敏洪

《互联网时代的教育未来》
  教育最重要的核心是良知、理性、判断力、独立思考、精神自由,还有人格独立。这些东西都必须变成未来远远不止十年的中国教育的核心内容。所有的创新能力和创造能力更多是来自于基础思维模式的奠定,如果一个人从小培养出良知、判断力,其基础思维能力一定具备创新和创造能力,一定不是学科学技术本身能够把创新能力和创造能力所带动起来的。
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
刘积仁

《大健康产业与信息技术的融合》
  中国未来的服务业里面最大的一个板块,一定是大健康产业,这个产业来自于整个医疗体系的变革。中国未来十年健康险一定能够更好地发展,成为政府、社保的基本保障。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健康穿戴等IT新技术,包括个性化的精准医疗,一定会推动中国整个医疗体系的变革。
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
 《想象力,新世界的新动力》
  永远要判断今天任何国家政策、任何企业政策、任何社会上出现的问题,长远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。如果这个结果是负的,我应该做什么样的行动去改变和影响它。经商环境会越来越好,以后可能不是政商关系,而是政商联系。我们要建立一套很好的联系机制,而不是一个关系的机制。 (本报记者 张硕)


网站二维码
 
 
 
 
qrCode
手机网站
 
 
全站搜索